欢迎访问律加在线法律解决方案领导品牌官方网站

Legal Affairs Solution

15年资深律师在线提供专业的法律解决方案

法律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法律资讯>保全执行>

【案例】拒不腾退房屋行为构成拒执罪

发布时间:2017-04-13 22:12:03


由于被告人祝某故意隐瞒真相,虚构租赁等事实,给执行工作设置诸多障碍,对抗法院的强制执行,造成了恶劣的影响,严重损害了判决的权威。考虑到被告人祝某拒不认罪,无认罪、悔罪情节,法院依法以拒执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一年。


【案情】
2013年1月12日,经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居间,购房者赵某与被告人祝某签订房屋转让合同一份,合同约定祝某以人民币1318000元的价格将坐落于北落马营6号2幢602室的房屋转让给赵某,首付1118000元。同年1月23日,赵某按照合约约定如期将首付款打入指定的银行监管账户。同年4月17日,祝某在中介公司工作人员的陪同下提取首付款偿还了其原有的房屋抵押贷款,但祝某以赵某月超期支付首付款违约为由拒绝过户,并于同年6月1日与王某签订租房协议,将上述房屋租给王某,租期十九年六个月。
2013年9月6日,就赵某与祝某房屋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杭州市上城区法院作出(2013)杭上民初字第803号民事判决书,判决祝某继续履行房屋转让合同,并于判决生效之日起30日内协助赵某就北落马营6号2幢602室房屋办理房屋产权变更手续,并将上述房屋交付给赵某使用,祝某不服判决提起上诉。同年12月13日,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3)浙杭民终字第3093号民事判决书,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并于同年12月21日生效。但在履行期限届满后,祝某仍未履行判决。赵某遂于2014年2月19日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法院于同年2月26日向祝某发出执行通知书,于同年3月2日向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发出协助执行通知书,对上述房屋进行强制过户,于同年4月15日完成过户手续,但祝某仍拒绝搬离上述房屋并交付赵某使用。2014年10月31日及同年11月14日,因祝某长时间拒绝执行法院判决,法院依法决定对祝某采取司法拘留,并于同年11月11日向公安机关移送侦查此案。
【审判】
公安机关于2014年11月29日将祝某传唤到案。归案后,被告人祝某至今仍然拒不执行法院生效判决,未搬离该处房屋。据此,杭州市上城区人民法院依照《刑法》第三百一十三条的规定,作出(2015)杭上刑初字第272号刑事判决书,以被告人祝某犯拒不执行判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宣判后,被告人祝某未上诉,本案现已发生法律效力。
【评析】
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的客观方面主要表现在财产方面的拒不执行。而本案客观方面表现为被告人祝某拒不执行法院判决,故意不腾退房屋,致使被执行内容迟迟无法实现,判决无法执行。
行为的执行同样可以成为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的客观方面。刑法第313条规定:对人民法院的判决、裁定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罚金。2002年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的《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一十三条的解释》以及2007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依法严肃查处拒不执行判决、裁定和暴力抗拒法院执行犯罪行为有关问题的通知》中,对于刑法条文规定的“有能力执行的拒不执行,情节严重”的情形作了列举式的规定,从中可见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以下简称拒执罪)的客观方面主要表现在被告人对财产方面的对抗执行。通常表现为被告人故意采取隐藏、转移、变卖、赠送、毁损自己财物等方式造成判决确定的内容无法履行,对抗法院的强制执行。而本案的客观方面表现为被告人祝某故意不腾退房屋,致使判决无法执行的行为。
本案中,被告人祝某先以房屋买受人赵某违约在先为由,拒绝履行合同。在两级法院判决合同有效继续履行,祝某应搬离涉案房屋后,其仍拒不履行法院生效文书,拒不搬离房屋,造成赵某已支付全部价款(购房余款在中介公司保证金账户)后无法实现自己的占有使用权。
在执行期间,人民法院依法强制变更产权登记后,被告人祝某仍以种种无理借口不予搬离。例如,“王某(同居者)系前房东,我向他买房,没付清房款,故签订了20年租赁。”“孩子不是我的,是王某的”等等。为此,承办执行的法官进行了大量而细致的调查工作,分别前往杭州市房管局、上城区婚姻登记处、南星派出所、南星街道计生办、省妇保等处对被告人祝某陈述的事项进行一一核实,祝某的谎言逐一被揭穿。在执行期间,祝某故意隐瞒孩子、同居者王某的身份,并与王某进行恶意串通,以所谓租期为十九年六个月的租赁合同为由,拒不搬离涉案房屋,公然抗拒法院的执行。法该院在查明相关事实后,依法将本案移送公安机关侦查。
被告人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是拒执罪客观方面的表现。这种表现不完全表现在财产方面。在执行实务方面,房屋腾退也是执行工作的难点,拒绝搬离涉案房屋的行为完全可以纳入刑事制裁的范围。负有腾退房屋等行为执行义务(应属无法替代执行的行为)的被执行人有能力履行而拒不履行,人民法院采取民事强制措施后仍拒不履行的,完全可以归类于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一十三条的解释》第2款第5项“其他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情节严重的情形”。由于被告人祝某故意隐瞒真相,虚构租赁等事实,给执行工作设置诸多障碍,对抗法院的强制执行,造成了恶劣的影响,严重损害了判决的权威。考虑到被告人祝某拒不认罪,无认罪、悔罪情节,法院依法以拒执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一年。
贝卡利亚曾经说过:“对于犯罪最强有力的约束力量不是刑罚的严酷性,而是必定性”。充分运用多种手段,惩治有能力履行又拒不执行的被执行人,不论其内容是财产还是行为。特别要运用好拒执罪这一有力武器,惩治恶意逃避执行,公然抗拒法院判决的被执行人,营造良好的社会诚信氛围,维护法治的权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