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律加在线法律解决方案领导品牌官方网站

Legal Affairs Solution

15年资深律师在线提供专业的法律解决方案

法律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法律资讯>财富传承>

《人民的名义》折射婚姻百态:你的婚姻是哪一种?

发布时间:2017-04-12 17:30:47

反腐大剧《人民的名义》热播,官场、商场里八面玲珑、黑白通吃的人物在生活中总能找到原型。《人民的名义》里,不管是当官的还是平民百姓,婚姻也是一大看点。婚姻百态的背后是婚姻的不同风险。
 
01离婚不离家

省委副书记高育良原来是汉东省政法大学的教授,后弃文从官,是个老谋深算的老江湖。他和妻子吴惠芬的婚姻堪称圈内的楷模,两人都曾在大学任教,共同养育一个优秀的女儿,在国外工作。

工作上遇到棘手的事情,高育良都会和妻子交流,妻子都会给他出谋划策,一语中的,两人亦师亦友的关系令人津津乐道。

熟料高育良和妻子早已经离婚,他和小三高小凤(高小琴的妹妹)在香港结婚多年,育有一子。明明是他生活作风有问题,却可以粉饰太平,把家事处理得合情合理。

高育良和吴老师的婚姻不过是各取所需,做给外人看的。渔家女高小凤用外在美色和内在包装设计拿下了他,他用下作的手段逼发妻离婚。

生活中这样的婚姻不在少数,钱也好,权也好,名声也罢,夫妻俩各有所图,一致对外,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02同一屋檐下的陌生人

市委书记李达康是从秘书做到市委书记这个位置的,他在政治上有野心,过于看重政绩,心里眼里只有工作;他没有情趣,不懂生活,更不懂女人的心。


妻子欧阳菁是城市银行的副行长,主管信贷业务,她小资情怀严重,喜欢看韩剧《来自星星的你》,痴迷剧中的都教授。

平时,两口子各干各的,各忙各的,吃饭和睡觉都不同步,连貌合神离、同床异梦都省了,圈内人都知道这夫妻俩婚内分居,感情不和。

为了自己的仕途和政治影响,李达康一直想和在金融系统手脚不干净的欧阳菁离婚,欧阳菁却死活不同意。因为受贿案发准备出国的时候,欧阳菁才同意和他离婚。

分手之际,李达康用自己的专车送欧阳菁去机场,险些犯下大错,葬送自己的政治前途。不管是官场用人还是选伴侣,李达康都被身边人利用,这是一个可敬又可怜的人物。

多元化时代,婚姻虽然不再是人生首选,同一屋檐下的陌生夫妻却比比皆是。在法律上,他们是合法夫妻,在生活和工作中,他们没有任何交流、沟通,各自为营,孤军作战,悲情演绎两个人的围城一个人的孤单。
 
03姐弟恋

祁同伟和妻子梁璐是姐弟恋,梁璐比祁同伟大十岁,祁同伟无数次对家里的老女人嗤之以鼻。殊不知这个老女人是他当初疯狂追求来的!

祁同伟和梁璐是大学校友,祁同伟是从山区走出来的穷小子,梁璐是省政法委书记的女儿。起初梁璐喜欢祁同伟,频频向他示好,他无动于衷。

直到毕业分配,祁同伟被分配到穷乡僻壤,一腔热血无处挥洒,他这才意识到没有关系没有背景的可怕性,他转过头来追求梁璐,这下轮到梁璐看穿他的嘴脸,对他不理不睬。

祁同伟不死心,在校园里摆下鲜花造型,在梁璐的宿舍楼下当众下跪向她求婚,梁璐心一软答应了他。两个人的婚姻从一开始就是个错误,在大学老师高育良和岳父的帮衬下,祁同伟在官场平步青云,对妻子却愈发嫌弃。

当祁同伟遇见山水集团老总高小琴,相似的家庭背景和奋斗经历让两个人迅速地擦出火花。慢慢地,两个人从情人发展到盟友,在官场和商场游刃有余,把周围的人玩弄于股掌之间。


婚姻是两个人的修行,如果没有爱情做基石,很难对抗漫长岁月。祁同伟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人都是从娘胎里来,到坟墓里去。可他忘了他还是个官,是省公安厅厅长,掌管着一方平安和维稳。

在官场上,他善于钻营,习惯吹吹捧捧,在情场上,他爱自己胜过爱任何女人。掺杂利益的婚姻最终会让人迷失,找不到来处和归处。
 
04旗鼓相当共进退

侯亮平和钟小艾是夫妻,也是纪检战线同一战壕的战友,一个在检察院工作,一个在纪委工作。两个人性格互补,旗鼓相当,无论在生活中还是工作中都配合默契。

紧张繁忙的工作之余,这两口子都喜欢下厨烧菜,而且厨艺都不错,是一对热爱生活的璧人。

为了查明兄弟、同学陈海被撞成植物人的背后黑幕,侯亮平从北京最高检察院调往汉东省检察院任反贪局局长,钟小艾默默地支持着他,做他稳固的大后方,独自担起照顾家庭和孩子的责任。

侯亮平在汉东省大刀阔斧,雷厉风行,贪官一个接一个落马,关键时刻,他被蔡成功诬陷受贿,被上面停职调查,钟小艾第一时间赶到他身边,和他一起面对腥风血雨。夫妻间最可贵的是理解和信任,侯亮平和钟小艾的感情是周梅森的小说中最大的亮点。

有人说侯亮平和钟小艾的婚姻是标配,也有人说是官配,这种婚姻影视剧中少见,生活中更是罕见。芸芸众生,谁不想遇见一个旗鼓相当,势均力敌的爱人风雨同舟,不离不弃?大多数人的婚姻没有那么严丝合缝,量身定做。
 
05恐婚族

郑胜利是大风厂工会主席郑西坡的独子,脑子灵活,不务正业,成天一门心思赚大钱,除了开皮包公司,就是混迹网络,唯恐天下不乱。

生活中,郑胜利是个不折不扣的“恐婚族”,换女朋友比换衣服都勤,老爸一和他谈结婚,他就撂挑子。他自称有“结婚恐惧症”,常说“青春苦短,那么着急结婚干吗?”,还说自己的病是“时代流行病,不好治”。

故事发展到最后,郑胜利终于蜕变成长,担起了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和女友宝宝奉子成婚,担任新大风厂的董事长。

郑胜利以网络混混出场,其嬉皮搞笑的形象深入人心。败也网络,成也网络。他在网上转帖发帖,惹是生非,搞得民警都上门找他谈话;他以实业为基础,以网络为平台给新大风厂接订单,解决了原大风厂职工的下岗再就业问题。

不管对男人还是女人,婚姻都是第二次投胎,婚姻家庭往往决定一个人的宿命。好的家庭好的婚姻是避风港,坏的家庭坏的婚姻是绊脚石,将会产生巨大的风险,不仅仅是婚姻风险,更包括财富风险。

(文源:沉浮婚姻)